伊朗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正密切监视美国军事活动


3月20日,特朗普再次炫耀政府应对成就、渲染“美国防疫最棒”“是我让美国这么棒”,并不顾世卫组织原则称呼新冠肺炎为“中国病毒”。

福奇并不只是个沉湎于书斋、图书馆和实验室的科学家,更是个关注社会、积极在本专业领域影响公共政策以应对疫情冲击的人。

他一度在左右摇摆:福奇在特别工作组中的地位始终稳固,但他在特朗普疫情相关亮相中,却引人瞩目地一再缺席。

文章期待特朗普“您必须大声地告诉所有人,福奇他们的意见不是骗局,不是针对特朗普的阴谋”。

新西兰在当地时间3月25日下午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26日起全国进入“封城”模式,所有人被要求居家不要外出。如果必须外出,则必须保持至少两米的距离。

他毕业于著名的康奈尔大学医学院,1966年在纽约康奈尔医学中心步入医生行列,两年后进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成为美国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临床研究实验室(LCI)的临床助理。

今年1月29日,美国白宫成立了以副总统彭斯牵头、由22人组成的“白宫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工作组”。

3月30日,福奇对媒体表示,特朗普“正在听取工作组和我本人的意见”,呼吁媒体不要渲染“我和总统的‘较量’”;一天后,特朗普的“好人论”也应运而生。

研究表示,减少学校和工作场所的接触对疫情控制至关重要。如果过早取消隔离限制,由于仍然有足够的易感人群,这很容易使基本传染数(R0)再次大于1,导致感染数量继续增加。研究者建议,干预措施的解除应该是缓慢的、逐步的,一方面是为了避免感染急剧反弹,另一方面是出于物流供给等实际原因。

研究提示了推迟解封的重要性。数学模型的预测表明:1100万人口的武汉如果在4月初开始分批复工,则此前增加人与人之间物理距离的干预措施将取得最佳效果。同时,假设4月解封,则截至2020年年中和2020年年底,感染中位数将分别减少92%(IQR 66-97)和24%(IQR 1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