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发现石棺 可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
来源:意大利发现石棺 可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发稿时间:2020-04-03 18:35:59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不信看看科莫的很多演讲,说得真是有水平,让人听得心潮澎湃。但就是纽约州的疫情糟糕得一塌糊涂。特朗普总统前后说的话根本不能往一起摆,因为自相矛盾太多了。但他债多不愁,昨天说昨天的,今天说今天的。他之前对疫情风险轻描淡写,支持者说他那样做是为了安慰大家。现在他改口了,那些支持者又说他在采取行动,发挥领导力。反正危机到来了,社会有加强团结的内在需求,谁露脸多,参与的交流多,最后总的结果就很可能加分的。所以特朗普和科莫都赚了,最惨的是失去了抓手的拜登,他差不多“被忘掉了”。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政府干得太差了,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灵巧的嘴”。

两位作者提到,新冠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能有效地跨越边界,并威胁美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疫情在美国各地的流行程度各不相同,华盛顿、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等州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但总体而言美国的新冠病例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值得一提的是,Mello是健康卫生法学领域的领袖学者,其研究重点是了解法律和法规对卫生保健提供和人口健康结果的影响。由于其在研究领域的贡献,Mello在40岁时就入选美国国家医学院。